条鱼鱼鱼鱼鱼

【明日方舟沙雕指绘】-抓娃娃机
这一天
刀客塔终于想起了
被kkkodayo支配的恐惧
虽然我已经有能天使了但还是想画这个
耶~

【王叶/微双花/微韩张】关于抹茶变芥末

最近孙哲平不知为何迷上了抹茶,往家里购置了好几罐不说,顺便往好友叶修家寄了两罐“未开封”的抹茶。

不过只是看起来未开封罢了。

天知道张佳乐往孙哲平多少罐抹茶里混了芥末粉然后伪装成了未开封的样子。

叶修在收到抹茶粉后对孙哲平表示了感谢,并十分难得的主动为王杰希泡了一杯抹茶。

捧着媳妇给自己泡的抹茶王杰希无比感动,要知道自从他和叶修同居以来不是他做饭就是点外卖,叶修做饭?呵。

叶修的厨艺技能基本为零,那种除了泡面啥都不会的人,不过作为微草首席养生老中医王杰希当然不会允许这种东西出现在自家饭桌上。

所以对于媳妇为老公做的爱心便当温馨早饭什么的王杰希从未体验过。

这也是这杯抹茶如此珍贵的原因。

小心翼翼地捧着杯子啜了一口,一股浓烈的辛辣味立刻涌了上来,冲击他的眼鼻。

卧槽芥末!

王杰希差点没把杯子摔在地上,但硬生生给止住了。

想着是媳妇给自己泡的即使是芥末也得喝下去,并抱着长痛不如短痛的想法一口闷了那杯芥末抹茶。

叶修一脸懵逼地看着闷了抹茶的王杰希,并表示这种绿乎乎的东西真的会好喝?

叶修一向是个好奇心极强的孩子,且求知欲极强。

他抱着好奇心给自己泡了一杯抹茶。

正在扶着桌子热泪盈眶的王杰希没来得及阻止。

然后害死了猫。

哦不,是自己。

从此世界上多了一个扶着桌子热泪盈眶的人。

事后叶修给孙哲平发去了质问。

刚不久经历了芥末洗礼的孙哲平很快弄清了始末。

都是家里那个热爱搞事的小王八蛋干的!

然后毫不留情地大义灭亲,把小王八蛋拱了出去。

真是凑巧,下周兴欣刚好主场对霸图。

霸图被打得有点惨,张佳乐被打得很惨。

还扫了两周的厕所。

因为张新杰也喝了抹茶。

真是大快人心呢~


芥末味薯片真好吃!芥末青豆也好吃!芥末更好吃!


雷安 记梗

记梗  雷安

1年幼的雷和安,雷对安递出一朵花(什么花待定)。(雷还是皇子)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骑士了。”

“是,殿下”

2成王雷,皇家骑士长册封典礼。

册封典礼台词(待定)

“是,陛下”

3大赛雷安。

“不是说永远守护我吗?骑士?”

“我守护的是国王,而不是出逃的雷狮。”安(严肃,坚定中带着点不忍)

4雷把婚纱头巾披在安头上。

“安迷修,你要知道,我不是你的陛下、你的王,我是你的雷狮,仅此而已”

安(抬头看雷,笑)

临睡前突然蹦出的脑洞,被子一掀下来码一下。

如果有太太想画直接私信我拿走就可以啦~开学后要是有时间可能会画吧……

吧……

其实是不会的吧


今天上课,上完课精神疲惫感jio自己莫得理智

这时候两个沙雕同学拎着个黑色大包走了过来

要我拉拉链

我的本能告诉我哪里不对但我还是照办了

然后被喷涌而出的白光晃瞎了眼

这俩二货还在旁边配音

ko~ko~da~yo~

理智-100/0


【德哈】biubiubiu
少爷:破特一看见我就冒出桃心和粉红泡泡!╮( ̄▽ ̄)╭
救世主:滚吧那分明是你变出来的!!(▼皿▼#)
少爷人体崩坏了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讨厌指绘

雷卡脑洞
如果卡米尔的原力技能失控
卡米尔牌人形风筝什么的bushi

【雷卡】

雷卡

飞船缓缓降下,气流呼啸,碧绿的草地倒伏一片。雷狮率先跳出飞船,站定转身,向刚钻出船的卡米尔勾唇一笑。

“卡米尔,下来。”

卡米尔从船上轻巧一跃,雷狮伸出手,将他稳稳拥进怀里。

“大哥!”

清冷的少年音带了几分惊吓的微颤,卡米尔猛地抬起头,试图挣出这个怀抱,可却怎么也敌不过雷狮的力量。几番挣扎,雷狮终于松开了手,卡米尔挣脱出来,后退半步。

“大哥!”声音中染了些委屈的味道,卡米尔的耳根微红,脸上也有点烧。

“好啦,”雷狮抱歉地笑笑,揽住了他的肩,安慰似的一下一下地摩挲着。“说好要给你的惊喜嘛,抬头看看。”

卡米尔应声抬起了头,这才发觉雷狮将他带到了一片被草原环抱的湖边。这里似乎是高原,空气略有些稀薄,但能见度极高,好像伸手就能够到天上的瑰丽星云。湖面平静无波,向光滑的镜子一般,倒映着天上的无数星光。

雷狮轻轻握住卡米尔的手,摩挲着他指肚上的茧子,见卡米尔呆愣愣的,不由得笑起来。

“大哥……”卡米尔回过头。

雷狮牵起卡米尔的小手,放在嘴前,要去吻他的掌心:“好看吗?”

“……嗯。”

“那要怎么感谢我?”雷狮略带轻佻地笑着,问他。

卡米尔一怔,低下头思考了好一会儿,也没个结果出来。珍奇珠宝,雷狮一向不稀罕,投其所好,啤酒烤串又显得太寒酸没有诚意,有诚意的那就手作吧,可他也不会什么手艺……

看他冥思苦想的样子,雷狮觉得好笑,他不过是玩笑般地随口一问,卡米尔却如此认真。“随口一问,没有也可……”

还没说完,却见卡米尔突然抬起头来。湛蓝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雷狮,犹豫踌躇,带着点怯。雷狮挑起眉,不知卡米尔到底想出了个什么来,这种犹豫,他可从未在卡米尔眼中看到过。

卡米尔抬起手捧住雷狮的脸颊,看着雷狮的眸,看着雷狮眸中映着的满天星光、万里银河,他觉着自己似乎要陷进去,落进去,一生一世都无法挣脱。这是事实,他确实离不开雷狮了。雷狮于他,是他的大哥,他的监护人,是除母亲外唯一真心疼他亲他的人,但这之外,更是他的神明、他的信仰,是他心之所系,魂之所寄。从雷狮的眼移开视线,落在他棱角分明的唇上,雷狮的唇很好看,近乎完美的形状,和冷淡的颜色。卡米尔的脸逐渐贴近雷狮的脸,指尖微微打着颤,动作却分秒未停,一切纷杂的思绪早已抛诸脑后,心中只有朝圣一般的神圣肃穆。

随着卡米尔的嘴唇逐渐靠近,雷狮睁大了眼。他在几个月之前刚和卡米尔互表了爱意,确定了关系,可卡米尔对他依旧是一种尊敬的态度,甚至更有了一些瑟缩和避让,两人之间仅仅有兄弟之间的正常动作,卡米尔有时甚至连普通的牵手都避之不及,更别说亲吻。这时竟是卡米尔主动凑过来,这怎能不让他心绪复杂。卡米尔微凉的鼻尖触到了他的鼻尖,又微微错开,卡米尔闭上了眼,细密的睫毛如蝶翼一般翕动,轻柔扫到了他的鼻梁。唇贴了了上来,贴在雷狮的唇上,这个吻极轻极轻,宛如轻吻一件珍贵的宝物。

雷狮的复杂心绪,在此刻,全部都如潮水般退去,连同四周的风声和草的沙沙声,一同消失在雷狮的世界中。此时此刻,只剩下他、卡米尔和这个肃穆而神圣的吻。卡米尔吻地认真,但一触即离,蜻蜓点水一般,离开后,雷狮唇上一丝余温立刻就被微风裹挟着带走。

风声、草声、水声又立刻像巨浪一样扑了回来,雷狮的耳膜嗡嗡作响,却还怔怔地望着卡米尔,卡米尔重新睁开了眼,眼中还带着怯,可却多了分释然。

“大哥……”卡米尔轻声唤他,雷狮回了神,他定了定心中的惊涛骇浪,手绕到卡米尔脑后,轻轻扣住,眼中盈着笑意和无限的爱意,重新贴近,吻上了卡米尔的唇。

先是吸吮他的唇,然后伸出舌,描摹卡米尔的唇线,扫过卡米尔的唇角、唇峰,最终停在卡米尔微张的小口,伸了进去,颇有耐心的抚过对方的牙龈,和平滑坚硬牙齿,略微惊异地发现卡米尔嗜好甜食却没有蛀牙,而后勾起卡米尔的小舌,交绕、缠绵,宛如一曲舌尖的华尔兹。卡米尔向来具有超强的学习能力,开始学着雷狮的样子回应,却换来雷狮更重,更疯狂的回吻,不同于初始的温柔、试探,这是一个更加雷狮的吻,带着狂傲的侵略性和占领欲,在他的口腔中肆意扫荡。

不知过了多久,当卡米尔的氧气逐渐缺稀,大脑开始发懵的时候,雷狮在堪堪停下,离开了他的唇。卡米尔被雷狮略带粗暴的动作硬生生逼出几滴泪,泪珠挂在眼角,欲落不落,他看着雷狮,懵懵的,不做声。

雷狮盯着卡米尔,卡米尔的小嘴被他亲肿了,微微发红,唇上的晶莹也不知是谁的津液,衬地愈发娇嫩。雷狮咽了口唾沫,压下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把头埋到卡米尔颈间,闷声道:“卡米尔……你一辈子……也别想跑了。”

卡米尔也埋下头,双手绕到雷狮背后,嗅着雷狮发间的淡香,勾起嘴角。

“本来就跑不了啊。”


设定是雷卡已互表心意,但卡米尔因为各种想法和混乱的情绪,还有不安感等等,反而害怕与雷狮接触,然后雷总因为不想吓到卡米尔或者让卡米尔不开心,也就没有去强迫而是慢慢等待。我觉得卡卡虽然对雷狮是那种全心全意的信任,但因为童年经历,心里还是会有一些阴影,所以会有一种退缩的表现,毕竟他还是个需要关爱的孩子(童年缺爱什么的bushi)。但同时卡卡也是个高情商的孩子,所以他也能感受到雷狮对他的包容,还有对他的鼓励期待什么的,所以觉得过意不去什么的。然后各种原因相加啊我在说什么……

虽然我也喜欢爽文肉文不过偶尔也想搞点细腻的,但是发现不会写啊……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啦(*゚∀゚*)


嘉嘉生日快乐,没时间磨正常比例的帅气成人嘉了,所以我只能画九岁合法包子脸幼童了(bushi)嘿嘿。(/≧▽≦/)

【雷卡】小短篇吧……小学生文笔

雷卡 没有标题 小学生文笔致歉


时间是雷总带卡卡入宫没多久,卡卡对雷总还没有完全信任的时候。


卡米尔独自走在镶着金丝边的大红色天鹅绒地毯上,金碧辉煌的柱子撑起高耸的穹顶,稀世的艺术珍品比比皆是,这般繁华,同卡米尔——这个被三皇子偶然看上,从外宫捡回来的卑微的、下贱的、不知礼数的私生子显然格格不入。

自从他被雷狮带入内宫以来,数不尽的风言流语扑面而来,而他的绰号除了“私生子”和“孽种”以外,又多了“贱人”和“狐媚精”。卡米尔对此不以为然,反正这等流言在这之前已是数不胜数,他早就习以为常,仅仅使用平淡而略带厌烦的态度去应对,反正再多的怒火与辩解都是多余的,只会让流言更甚罢了。

“喂,你就是那个私生子?”

嚣张跋扈的语气。

卡米尔抬眼,闻声望去,大概是宫里某个庶出的王子,卡米尔站立不动,抬头淡淡地看着他。那人见卡米尔毫无反应,颇为不爽,抬了抬下巴,挑眉说道:“问你话呢。”

卡米尔不予理会,转身欲走。人见卡米尔态度如此,大怒,指着他大喊:“好啊,不过是个卑贱的玩意儿,也敢对我不理不睬,给我上!给我打烂他的嘴!”

一干人听令,举着棍棒等物冲向卡米尔,卡米尔皱起眉,却是不闪不避,反冲向前去。

或许在旁人眼中,遭遇一群人数、实力都要比自己强上数倍的一些人,下意识地就会去逃跑躲避,但卡米尔不然——这里是皇宫,像这个嚣张跋扈的王子一样的人物,在这里可是满地走,再说了,躲避、逃跑?他又能逃到哪里去?逃到那个一时兴起将他带会内宫的三皇子哪里去么?在哪里,或许他是能躲过这一时的追打,可等到他对他再没了逗弄的兴趣,那么他只能像是一个还未长大就被暴露于荒野的幼兽一般,被他人吞食殆尽了。

所以他只能反抗,用自己的实力让那些温室里的花朵恐惧自己,或者说,忌惮自己。

抽出藏在长袖中的短刀,向一个正将长棍向他砸来的守卫身上划去。血花溅出,卡米尔眯眼闪开,他不想杀人,虽说以他目前“庇护人”雷狮的性格与能力,即使他出手杀了那个此刻正怂到裤子湿了一大片的愚蠢的王子,雷狮也能保全他。但那样很有可能使雷狮对他感到厌烦,这份“好心”的庇护,为他带来了不少好处,卡米尔还不想那么快就失去它。不过,也有一些原因,出于他心底最深处那份并未意识到的柔软……

过了一会,那一干人就已人仰马翻,吓尿的王子也不知所踪,卡米尔收起短刀。这一帮人虽说对他没有什么威胁,但因为人数众多,他也不可避免的受了些伤。卡米尔抬起手臂,用唾液给伤口做了初步的消毒,确定四周无人后随即离开现场。

四周确实无人——除了一头蹲在房梁上看戏的狮子以外。

雷狮眯眼看着匆匆逃离现场的卡米尔,勾出一个戏谑的笑容。他本以为自己只是捡回了只小野猫,没想到,是一匹小野狼啊。

雷狮从房梁上跃下,来到那倒成一片守卫之前,淡淡道:“十几个人对一个小孩,还打不过?”

一名守卫挣扎道:“对、对不起,三皇子殿下,我们……”

雷狮厌烦的瞟他一眼,对于他的辩解不加理会:“宫中守卫的实力已经不济到这种程度了么?无用的人,斩了罢。”他稍稍放高了些最后三个字的音量,从屋外冲进来几个人,屈膝跪在雷狮身后。

“殿下。”

雷狮转头。“还有那人。”

“是!”

雷狮抬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这人卡米尔不认识,可他认识。这只小狼崽子,可真是捅了个大马蜂窝,这人的生母,是后宫中当红的宠妃,卡米尔若留他活口去老头那告状,就是雷狮也不好办,但若是雷狮他自己想弄死他……那可就不一样了。想到这里,雷狮勾起嘴角,轻轻笑起来,狼崽子可是欠了他一个大人情啊。这么想着,雷狮心情大好,日后若是用此事来威胁卡米尔,他的小狼那波澜不惊的脸上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宫殿墙外,由碧绿枝叶组成的阴影下,湛蓝的眸子凝视着雷狮离去的身影,卡米尔手微微握紧。多年的摸爬滚打让卡米尔练就一身隐逸自己的好技术,饶是雷狮这般敏锐都未能发觉他的存在。雷狮……

卡米尔轻咬下唇,闭上眼,倒在地上。他是否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呢?一时兴起大发善心?卡米尔不愿去想,他害怕自己会再次被落空的期待打击地身形俱灭。雷狮啊,雷狮……他啊……真的会成为他的大哥吗?


会啊当然会他不仅会成为你大哥他会成为你老公!!!!!写完之后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哈哈我好垃圾,果然自己还是喜欢甜饼和爽文啊,我要画个车车压压惊。